乱世王者武将升星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媒體聚焦
建設快訊
政策法規
 
聯系方式
 
地址(Add):中國·武漢市東湖高新技術開發區光谷大道當代國際花園
郵編(P.C):430205
電話(Tel):(86-27)-81732007
傳真(Fax):(86-27)-81732011
網址(WebSite):http://www.4492969.com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建設 > 以案釋法 > 正文

監督還是侵權?自媒體的暢所欲言之困
2019-04-12 15:24:12   來源:武漢光谷建設   點擊: 81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地點: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七星區人民法院
案由:名譽侵權糾紛
案情:某傳媒公司以兩家開發商“掛羊頭賣狗肉”為噱頭,撰寫了三篇網絡推文,隨后涉事兩開發商以名譽侵權為由,訴至法院,向傳媒公司索賠100萬元。
案情回放
2019年新春前后,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微信公眾號因為連續發布三篇推文,在廣西桂林的商業樓盤業主當中掀起軒然大波。
文章以“某某樓盤‘掛羊頭賣狗肉’”為標題,傳播兩家有相當社會影響力的開發商在聯合建造的商業樓盤營銷推廣過程中涉嫌虛假宣傳的消息,并根據業主的口述,講述了樓盤無法按時完成驗收、業主未及時收到房產證等情況。經過多種網絡傳播渠道的發酵,三篇文章的總閱讀量接近3萬次。
兩開發商對這一輿情高度關注,他們聯系首次發表三篇推文的微信公眾號運營企業——桂林市某影視文化傳媒公司,要求對方刪除文章,澄清事實,并公開道歉,但遭到拒絕。兩開發商遂以共同原告的身份,對該傳媒公司發起名譽侵權訴訟,要求后者賠償商譽損失100萬元并公開賠禮道歉。
2019年1月30日,桂林市七星區人民法院依法受理該案,并組織雙方進行案前調解。
調解過程中,雙方對案件關鍵事實各執一詞,對侵權行為的構成標準更是爭論激烈,調解效果并不理想,隨后該案轉入庭審階段。3月29日上午9時許,該案在七星區法院民事法庭公開開庭審理。
庭審現場
原告委屈:被告不止污蔑我們“掛羊頭賣狗肉”
原告訴稱,兩家開發商合作開發的該樓盤,系由原告之一的A公司規劃承建,另一原告B公司提供品質監理和物業服務,因B公司市場影響力更大且物業服務具有特色,所以在雙方共同制訂的營銷方案中,B公司作為重點內容進行宣傳,消費者在簽署購房合同時均受到明確提醒,了解該樓盤系A公司規劃承建的事實,業主在簽署購房協議時及入住多年后均未對此提出異議。但部分業主因其它事由與開發商產生矛盾后,故意歪曲夸大廣告問題,以此為由頭吸引媒體關注,被告不加分辨,全盤采信,并將此作為系列文章的核心主題。
原告認為,被告將房產證辦理、房屋驗收、安裝一戶一表過程中的常見問題,和所謂的“虛假廣告”強行關聯,加深了社會對兩原告經營表現的誤解。不僅如此,被告更是對“開發商雇傭小混混毆打業主”、部分房屋出現墻體裂縫是質量不合格等虛假信息,不加甄別地寫進推文中,還配以指向不明的圖片進行大肆炒作,全然不顧公安機關的調查結論,以及房屋全部通過質監部門驗收的事實。
原告強調,被告將所掌握的片面信息經過拼湊組合,刻意塑造出兩原告事先合謀虛假宣傳,其后售給消費者質量低劣的房屋,再以暴力手段阻止業主維權的“霸道開發商”形象,其目的不過是利用時下消費者關注的熱點來給自己的公眾號引流和漲粉,有意地制造或放縱原告商譽為此遭受巨大損失的后果,致使一些已有購房意向的消費者因此推遲或放棄購買計劃。
被告不服:客觀轉述,并無不妥
被告首先申請四名業主證人出庭,證人對被告文章中披露的部分信息予以證明。
被告辯稱,原告所謂的“不實消息”均為被告向當事業主了解情況后,客觀轉述的內容,并不代表被告觀點。且被告在三篇推文中,專門撰寫了一篇由原告提供消息的內容,該內容有被告與原告的電話錄音為證,標題特別注明“開發商澄清……”說明被告是本著客觀、全面轉述事件原貌的態度制作和推送相關文章的。
被告認為,只是因為業主作為主述的推文,較開發商為主述的推文受到讀者關注更多,影響力更大,原告才錯誤地認為其商譽損失系因被告的推文行為所致。實際上,讀者已從不同主述者角度對相關事件形成了獨立看法,主動選擇傾向于業主主述的內容而已,即便原告產生了商譽損失,也是由其自身的不當行為引起。
焦點之爭:輿論監督與名譽侵權的邊界
被告認為,自己僅作為輿論監督平臺承載各方觀點,不應承擔名譽侵權責任。理由是,“客觀轉述”不同于名譽侵權的具體行為,即便在轉述過程中存在不夠全面的情況,也因觀點非由被告所出而不應受到追究;造成原告商譽降低的事實無證據證明,原告提供的《意向客戶流失統計》依據十分隨便,不足以作為法庭裁判依據;即使原告能夠證明商譽降低,也是因普通讀者和消費者的自由判斷決定,是原告自身經營行為失當造成。
原告辯稱,被告并非單純轉發觀點,三篇推文通過斷章取義和隨意拼湊構成了一系列虛假事實,造成讀者依此作出對原告商譽不利的判斷。而網絡的特性使這種不良影響以幾何級增長,僅朋友圈、微博、論壇上的轉發量就不可統計,云端儲存的永久性、巨量性更令這種損害持續、加倍地放大,對原告造成的名譽傷害更加嚴重。
法官認為,該案是否構成侵權的核心問題,仍是行為是否符合一般名譽侵權的基本構成要件,即行為、結果、行為與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該案中,“掛羊頭賣狗肉”的核心表述是否代表了三篇推文具有價值傾向,而該表述又是否擁有可靠的事實依據,還需法庭進一步調查確定。因名譽侵權結果的“不具象”特征,并不要求被侵權人遭受了具體的物質性損害,只要達到足以致使企業經營發生極大困難,或社會評價嚴重降低即可。結合該案,還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目前該案尚未判決。

上一篇: 因虛假廣告誤導購買產品,如何索賠
下一篇: 發生事故次日報警、隔日報險被拒賠

乱世王者武将升星 广东南粤银行官方网站 北京赛场pk10开奖直播 安徽省快三推荐号 江西新时时彩怎么破解 江苏7位数历史开奖号码 秒速时时结果 天津时时彩开奖走势 电玩捕鱼 快乐飞艇com 网络老虎机 奖池的原理 棋牌代理被判刑 买大乐透9+2多少钱一注 香港赛马官方网 比分直播球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