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扩大共识有助解决新马纠纷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同意从前天起暂停对此前重叠的港界声索,并让双方的港界分别恢复到2018年10月25日前和12月6日前的状态。双方也设立联合委员会,就划界事宜展开磋商。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前天在马来西亚布城与马国外长赛富丁会谈,双方就去年10月突发的港界领海课题,采纳了新马高级别联合工作小组所提呈的五点建议,在接下来一个月内落实“降温”措施,并在这些建议落实后的一个月内展开划界磋商。

双方达致的五项共识,立竿见影的一个效果是,随即提高了有关海域上的航行安全。新柔海峡是繁忙的海域,马国的政府船执意停泊在新加坡海域内,以宣示主权,为海事业增添混乱,更危害了航行安全,这是我国一开始便非常关注的问题。上个月终于发生了一艘驶往柔佛丹绒帕拉巴斯港的希腊注册货轮与马国浮标船碰撞事故,幸好未造成伤亡和漏油事件。

在双方达成的五点共识中,?#23433;?#24471;批准并且暂停在重叠海界的海域内所有商业活动”以及“政府船只不得在该海域内停泊?#20445;?#32771;验双方以谈判解决争端的诚意。双方达致“政府船只不得在该海域内停泊?#20445;?#26032;加坡才有可能答应谈判,这是新加坡前后?#24674;?#30340;立场。马来西亚去年12月7日曾建议两国先停止向“争议海域”派遣船只才进行谈判,但不被我国接受,因为这显然跟我国的立场有所矛盾。五点共识回避了新加坡的敏感处,维文说,“根据提议,马国的船只会开走,港界恢复到10月25日前的状态,我们也会根据我们的法律、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继续在这些海域巡逻。”这是新加坡过去几个月来有理有节应对突发的海界问题的初步成果。

“五项共识”是双方向前迈开的第一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双方必须保持通畅的沟通管道,以免任何节外生枝,破坏了降温的气氛。港界问题只是新马双边问题的一部分,而这个问题来得突然,跟马国国内政治的躁动不安有很大的关系。每当马国国内政治纷争加剧的时候,新加坡自然成为转移视线的明显目标。

自从希望联盟去年5月上台执政之后,隆新高铁计划随即有变,马国提出延迟两年再启动高铁项目,而须向我国作出赔偿。首相马哈迪重新“复活”两国水供合约纠纷、发展弯桥、声索柔南航?#23637;?#21046;权等等,构成双边关系发展的旧问题新障碍。

两国前天宣布的措施,并不影响各自对相关海域的界线主张,新马两国外交部在联合声明中指出,“委员会若无法达成友好的解决方案,两国仍可依照双方同意的条件诉诸国?#23454;?#19977;方机制寻求解决纠纷。”第三方仲裁是最迫不得已的解决方式,而且也非常耗?#20445;?#21487;能妨碍两国关系的良性发展。

港界纠纷能够取得实质的进展也?#24471;鰨?#35802;意和善意是解决任何双边纠纷的基础。新马是唇齿相依的邻国,两国可以建立解决纠纷的机制,在矛盾恶化和升级之前,及时降温。这次双方把握?#34987;?#24320;拓谈判的空间,可作为解决其他课题的榜样。从差异中找出共同利益,建立共识,是打开对峙局面的一大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23601;?#39029;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