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期望1960年代出生国人也有“配套”

1960年出生的新加坡人,经过不少的过渡期,在至今的人生里,留下许多独特的经历。

首先,我们在1978年完成高中或初级学院课程,一些人被当时的南洋大学录取,但学校在1979年关闭,这是始料不及的事。

不少同学,特别是不须国民服役的女同学,硬着头皮到新加坡大学与南大的联合校园报到,但来自华校文科班的同学一时适应不了几乎全是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大学课程。

我们这一届的男同学在两年半的服役期间,有了听和讲英语的机会与环境,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时,还能适应,但也要加倍、甚至花?#20808;?#20493;的时间和努力,才能毕业。

其次,由于升学,以及每年回营受训的时间刚好遇上大学考试,不得已申请展延回营受训。因为这样,原本约五年三次的回营受训,过后改为13年九次,给我们遇上了。

好不容易在1984年从国大毕业后,却遇上当时经济大衰退,不但工作难找,雇主与雇员缴交的公积金从50%减到25%,至今也不过36%。

我们那一代人结婚生子,没有什?#20174;?#20799;花红。当时的托儿所不但不普遍,津贴也不多,养儿育女的负担不小,更别说还要?#23637;爍改?#20146;。

政府之前推出建国一代配套,现在推出立国一代配套,我们这些1960年代出生的,与立国一代配套擦肩而过。立国一代涵盖1950年到1959年出生的国人,政府会否基于我们上述种种经历,把我们纳入其中,或者?#38498;?#25512;出其他配套给我们?

(编按:政府日前发表的2019年预算案为1960年代出生国人填补保健储蓄户头,为期五年,每年100元;开埠200周年纪念花红为50岁至64岁低公积金存款国人提供不超过1000元公积金户头填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